2020年关于现代经济的一些思考(四)

Feb 04, 2021

2020年3月份鉴于新冠疫情的原因美股连续几次熔断,美联储从3月15号开始首先开始常规的降息0.25%,降低贴现率0.0%,降低了对银行的资本要求,重启08年的QE包括购买长期国债和抵押担保债券Mortgage-Backed Security (MBS)等等。

excess_reserve

如上图,存款机构(银行等)已经在美联储储备银行存了很多的钱了,这些钱机构并没有像美联储预想的那样流通到市场中去,而这些机构因为担心外面的风险等,反而更愿意存在美联储来获得利息。所以货币的传导机制出现了问题,但是美联储没有办法代替人家做决定,只能是间接的影响,而外面市场里则资金匮乏,大量投资者撤回投资手持现金坐上壁观,导致需要卖的没有了买家,而公司也面临着融不到资金周转困难,及其有可能恶化到影响日常的生产活动导致裁员降薪等等陷入更困难的境地。

美联储相比08年的这次的创新是直接跳过中间商购买公司的债券。建立了Primary Market Corporate Credit Facility (PMCCF)(一级市场公司信贷融资)用以支持新发债券和贷款融资 - PMCCF主要针对投资级公司,并提供4年的过桥融资;建立了Secondary Market Corporate Credit Facility (SMCCF) (二级市场公司信贷融资),主要购买投资级公司发行的二级市场债券,同时购买在美国上市的、投资范围是美国投资级债券的ETF基金。财政部将使用ESF对美联储为此设施建立的SPV进行股权投资 - 两项总计7500亿, 500+250Billion.

从2020年10月7号FED官方的总结报告《The Corporate Bond Market Crises and the Government Response》中提到背景:

In the U.S., when concerns over the coronavirus escalated in March, many financial markets were hit by extraordinary selling pressure. Bond mutual funds suffered net outflows exceeding $250 billion in March, or about five percent of their assets under management. Even funds specializing in short-term investment-grade bonds experienced outflows in March totaling eight percent of assets, dwarfing the selling pressure they saw during the global financial crises. Underlying these developments, liquidity provision by security dealers deteriorated, as some dealers reportedly reached their balance sheet capacity and hence were unable to absorb more sales. Together with the surging demand for liquidity, the pullback by dealers led to severely constrained liquidity conditions in the corporate bond markets. Amid the broad risk-off sentiment, corporate bond yield spreads widened dramatically (Figure 1), while issuance of new bonds came to a halt.

大量的人卖出债券换回现金,出现美元荒,导致公司融资困难。那么这些公司债券怎么运作的了?上面不是提到了一级和二级么?可以参考克利夫兰美联储分部《The Fed’s Secondary Market Corporate Credit Facility, explained》有解释和图表:

somo

一级市场还是比较小而且量级比较大;二级市场比较广泛量级小,一级卖给二级;但是像上面总结报告里所说:

一级市场:But any improvement in funding conditions brought by the PDCF alone might not have been sufficient to induce increased liquidity provision.

Primary Dealer Credit Facility (PDCF) - If excessive selling pressure were to persist, dealers might be reluctant to take bonds into inventories given potential future challenges to turning them over.

On Monday, March 23, for the first time in its history, the Federal Reserve, together with the Department of the Treasury, created a facility to directly purchase investment-grade corporate bonds of U.S. companies in the secondary markets. Under the SMCCF, the Federal Reserve Bank of New York would provide recourse loans to a special purpose vehicle (SPV) that would purchase eligible investment-grade corporate bonds at fair market value.

一级市场有自己的顾虑,不像美联储想的那样,传导的效果有那么好;于是干脆跳过直接参与二级市场公司债券购买。我们看到3月份一开始美联储买的公司债券指的是要investment-grade(投资级别)。这个investment-grade指的是什么了?具体可以参考《What Does Investment Grade Mean?》.简单说评级结构根据公司的各个指标来划分这家公司的信用评价,比如上中下。“上” - 比如是苹果这种有核心竞争力,利润率很好,成长也很好的;中字幕意思一般;“下”则是比如公司可能是垃圾公司,有很大风险,没有稳定利润来源等等;那这些公司融资的成本也不一样,好的公司融资成本低,也就是债券的回报率低一点;差的公司就融资成本高,需要用高回报来吸引融资;investment-grade(投资级别)就是中上;非投资级别的叫做垃圾债Junk Bond.

4月9号《April 09, 2020 Federal Reserve takes additional actions to provide up to $2.3 trillion in loans to support the economy》,扩大到了在3月份22号之前是投资级别,然后3月22号之后信用下降到垃圾级别的的公司债券(称为Fallen Angel)同时还有那些暴露在以高风险高回报的公司债券为主要投资对象的ETF。 主要目的是降低公司债券的回报率激增从而降低公司的借债成本(大量入等待卖出无人买,导致公债券没有要),最重要的是要显示美联储对市场稳定的坚定承诺,给市场以信心。随后确实比如垃圾债券市场的收益率大幅度下跌,公司融资成本显著降低。

junk_yield

直到5月12号美联储借助黑石BlockRock的专业知识来帮助其购买公司债券ETFs,几家主要的ETF比如先锋Vanguard/黑石BlockRock旗下的iShares。Fed Reveals Which Bond ETFs It Purchased有5月19号的详细的购买列表,引用其中一段:

Its iShares bond ETFs accounted for 48% of the Fed’s ETF asset purchases; Vanguard, 34% and State Street 15%.

Questions have been raised about the conflict of interest in the Fed’ hiring BlackRock to run several of its bond purchasing programs given the firm’s outsize role in the financial markets. Fed Chairman Jerome Powell told the Senate Banking Committee in May that BlackRock was hired for its expertise amid the Fed’s urgent need to arrange support structures for the bond market, which had been experiencing extreme volatility in March.

也许受到求助黑石BlockRock然后买了不少黑石BlockRock旗下的ETF引起了是否有利益输送的争议。2020年6月15号《Federal Reserve Board announces updates to Secondary Market Corporate Credit Facility (SMCCF), which will begin buying a broad and diversified portfolio of corporate bonds to support market liquidity and the availability of credit for large employers》美联储决定绕开黑石,总计成立一个公司债券组合,这个基于更广泛更多样的美国公司债券市场指数,Eligible Broad Market Index Bonds。

As detailed in a revised term sheet and updated FAQs, the SMCCF will purchase corporate bonds to create a corporate bond portfolio that is based on a broad, diversified market index of U.S. corporate bonds. This index is made up of all the bonds in the secondary market that have been issued by U.S. companies that satisfy the facility’s minimum rating, maximum maturity, and other criteria. This indexing approach will complement the facility’s current purchases of exchange-traded funds.

美联储买了哪些公司了?主要是汽车行业和科技行业。包括苹果,电信和几家在美国有分部有下属部门(subsidiaries)的国际汽车制造商。

bond_issuer

大众,丰田,AT&T(美国电话电报公司-第二大电信供应商),戴姆勒,Verizon威瑞森通讯,苹果,通用电气,宝马,微软,福特还有通用汽车,迪士尼,沃尔玛等等都还是比较出名的,后续还加入了可口可乐等等。美联储Jerome Powell 认为尽管目前借钱的成本已经比较低,但是鉴于新冠和快速恢复经济,还坚持购买公司债券,帮助公司需要现金来支付工人,坚定需要继续这么做,降低企业融资的成本。问题也看的出来,比如像苹果这种现金流很充分的特别优质的公司(现金奶牛),包括微软,甲骨文听起来不像是缺钱的公司。特别是苹果,在2020年8月09号宣布第三季度财报里显示,第三季度苹果的营业收入较去年同比增长11%,至597亿美元,本财年的前三个季度中收入增长了7%,达到2098亿美元;同时苹果在过去六个月(3-8)一直在不断回购股票(第三季度中回购了160亿美元的股票,全年回购的总价值达到了552亿美元,占该公司今年前三个季度所产生的运营现金的90%)。

坐拥2500多亿美元的现金的苹果公司还要发行债券融资。据悉,苹果计划近期新发行55亿美元的债券,这是该公司2020年来第二次发行债券。在今年五月份的第一次债券发行中,苹果筹集了80亿美元。和以往的债券发行一样,苹果计划将这笔资金用于股票回购和支付股息,以及其他“一般公司用途。”

拥有庞大的现金流,还要老发行债券来用于股票回购,说明在发行债券方面还是有利可图的。来自媒体的分析认为,苹果大量的现金是海外业务利润,存放在一些避税天堂国家,转回美国需要支付不菲的税金。而在美国债券市场融资利率走低的情况下,发债融资成为一个更好的财务选择,而不是调动海外利润现金。可以看出,即使是苹果公司,在涉及到现金流时,也是一直精打细算的。

过去几年中,苹果已经进行了价值数千亿美元的股票回购,这些操作导致上市流通的苹果股票数量减少,供求关系导致股价上涨,股东的财富增值。这恐怕也是苹果股价不断攀升,市值同步走高的原因之一

这篇《Why does Apple keep $250 billion in the bank when it has $88 billion in debt?》文章中非常具体解释了为什么苹果有那么多现金流依然要举债。

普通人认为有债务是不好的,巴不得立马还清,所谓“无债一身轻”,但这个常规的思路对于公司运营而言却是不一定成立的:债务反而是一种非常便宜的财务运作方式。如果用现金来支付日常运作,这些都是要收税的;但是债务的利息却是可以减免的;同时债务不需要跟股票equity一样,分享利润分红等,而且获得债券的需要的费用比equity要少;假设公司破产要清算,也会先卖出资产来支付债务debt,然后才是比如股东利益等equity; 公司不盈利不用分红,但是还是一定要支付债券的利息;另外苹果国外子公司赚的利润(这些钱已经在国外的国家被当地国家收过税了),这些钱要回到美国会再次征税,而且非常高,高达35%的税( double tax foreign earned income)。

公司发行债券-就相当于公司负债,而负债部分在美国是可以减免一定税的(tax shield),比如总统特朗普2017-2018年只缴纳了$750美元,很多人吐槽说总统都没自己交的多,其实因为特朗普那两年都是亏本的,债务抵消了部分税收。

这样当然有合理质疑是否美联储将钱用到了最需要的地方了。虽然大众丰田戴勒姆在美国有分部,想这些分部买债券确实合法合理,美联储更多的认为这些汽车厂商(比如福特)等等雇佣了大量的劳动力,一定需要优先包住他们的就业率。鲍威尔承诺一旦经济好转,会慢慢退出这些工具的使用,一开始承诺是到9月底,然后续到了12月底,根据FED最新2020年11月的发布,二级工具不会续期到明年了。

“美联储将会购买7500亿美元的公司债券”,“美联储会购买垃圾债券” 和“美联储购买了苹果和国外汽车公司的债券”这些连起来一起说,还是很容易让人觉得美联储的行为有些令人甚至愤怒。

我们看看到2020年底的这两项计划的实施情况

  • 三月份美联储宣称将购买7500亿,实际到了六月份也只满了55亿,到结束总共只买了130-140亿; 二级市场只买了50多亿
  • 41%的公司债券评级为优A或更高,其他一半是普通BBB。ETF购买的债券部分有13%是高风险垃圾债券。

美联储这招还真是雷声大雨点小,情况也并没有说的那么令人愤怒。动不动就无限期QE或者像这样动不动数字巨大的购买,这个套路玩的很溜啊,按美联储的意思是:这体现了我们对于稳定市场的长期的坚定地承诺,直到经济情况好转(失业率和通膨率)。

截止到2021年1月,也有新冠疫苗产生出来的消息提振,公司债券回报率已经是大幅度下跌,甚至是里应该是高风险高回报的垃圾债券的回报率降到了历史低点(4.64%),起码看起来企业债券融资的难度是大大降低了的。回到10月7号官方回顾《The Corporate Bond Market Crises and the Government Response》结尾部分:

While such a broad-based and speedy rebound in the multi-trillion corporate bond market might seem improbable given the relatively modest resources actually deployed, ideally, this is how a backstop is supposed to work. It restores market functioning by halting investor runs that can result in a self-fulfilling equilibrium involving serial defaults, widespread bankruptcies, as well as the collateral damage to defaulting firms’ employees and suppliers. Such an equilibrium almost surely would have deepened the economic contraction, causing more extensive damage to employment and economic output.

官方看来非常认可自己用小钱办大事的能力,这么点钱-一百亿就可以稳定甚至帮助几万亿的公司债券市场的反弹(从用词上看得出来有点小得意)。

表象和结果都说了,问题的起源了?在08年金融危机之后,利率一直很低公司的借钱成本本来就很低,从08年到19年美股十年牛市,经济看起来也还行,就跟农民也还都知道春夏天种粮食以保证冬天也有吃的基本道理,难道这些公司在日子好的时候一点点积存储蓄都没有么,以至于到了日子苦难的时候几乎没有啥存储现金来支撑熬过?十多年好日子(最长的经济扩张)撑不过几个月的苦难日子,难道是跟某个不谙世事的富家子弟一样挥霍了么?

2019年2月上任FED主席Janet Yellen曾警告因为长时间的低利息,不断增长公司债务压力,过渡的杠杆化借贷,可能在经济降速萎靡来时会引起深度的衰退。

“I have expressed concerns about leveraged lending,” Yellen said during a keynote discussion that was closed to the press. “I do think non-financial corporations have run up, really, quite a lot of debt.”

“What I would worry about is if the economy encounters a downturn, we could see a good deal of corporate distress. If corporations are in distress, they fire workers and cut back on investment spending. And I think that’s something that could make the next recession a deeper recession,”

借用知乎《Leveraged loan杠杆融资(以所借的钱作抵押所获之贷款)上的列子:

举个例子你就明白了: 你现在身家1000万,但手里的流动资金为0,于是你向某些投资人发起私募(对冲基金),或者直接卖空,借到了1000万。 你利用1000万引诱并迎娶(兼并或收购)了一个身家1000万的老婆,然后用你和你老婆的资质,在银行又贷款2000万。这一次融资就是杠杆融资。

利益放大,风险也放大了。2017年杠杆收购企业中,公司的债务是其收入的6.6倍,杠杆融资市场规模高达1万亿,1.2万亿垃圾债券,3万亿将将在垃圾债券评价上的投资级别债券(如果一旦下调,就是垃圾债Fallen Angel).

coporate_debt

非金融部门的债券飞涨,比如上面的AT&T有1740亿债务,Verizon有1130亿债务。这些公司的债券就像08年的次级贷一样被打包糅合变成ETF在市场上卖给投资者。有些公司,通过低成本的借贷,上杠杆进行公司收购,用发生在将来美好的“利润”来进吸引投资者进行融资或者买入股票等其他高风险高回报的投资,同时将部分钱用来给高管CEO等发高工资,类似于击鼓传花的庞氏骗局。这些垃圾评级公司靠着再融资 - Refinancing (a method of paying a debt by borrowing additional money thus creating a second debt in order to pay the first - 靠着借钱来付债务)来左右腾挪其债务而避免其需要还清债务的义务(根本就达不到),而人们因为所有其他的有回报的投资的回报率都在普遍下降,所以人们更多投入相对高回报的债务投机中。

2019年11月的WSJ的文章《Corporate debt nears a record $10 trillion, and borrowing binge poses new risks》披露了:

Some of America’s best-known companies, including AT&T, General Motors and CVS Health, have splurged on borrowed cash.

“We are sitting on the top of an unexploded bomb, and we really don’t know what will trigger the explosion,” said Emre Tiftik, a debt specialist at the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 an industry association.

El-Erian and others worry that an artificial environment of near-free money is masking serious underlying ailments and may be storing up problems for a future reckoning. This era of perpetually cheap money has kept alive some debt-ridden “zombie” companies that would have failed if rates were at traditional levels; widened the wealth gap between rich and poor; and distorted financial decisions, he said.

Lured by low rates, companies have splurged on debt to repurchase their own shares, pay higher dividends to investors and fund acquisitions, the IMF noted last month, contrasting those increases with what it called “subdued” capital investment. Corporations have spent more than $3 trillion over the past five years buying back their own stock, according to S&P.

就在2020年2月份在3月中美股崩盘之前的一个月中,这篇Junk bond scare is rising: ‘No one cares. People are buying everything’提到:

“It’s a risk, but no one cares,” Martin said. “People are buying everything.”

“A lot of the financial institutions are taking advantage and just refinancing and refinancing,” Martin said.

跟08年的次贷一样的,长时间跨度几年的不断上涨房价和长达10年(号称最长经济扩张周期)的美股牛市让人们似乎忘却了风险的存在,实际上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只要一旦触动就会是形势的螺旋式的升级,长很慢,跌很快。

而跟08年bailout银行等一样美联储在危机里出手bailout了这些公司。这些公司理论上如果按照自然流程,是会在危机里被清算,拍卖的拍卖来释放给投资的钱(虽然不多可能),倒闭的倒闭,要么处置不良资产或者资产调整结构重组,释放占用资源,短期可能有痛苦,长期看是好的,但是现在这些垃圾公司依然可以靠着美联储的这些救助勉强漂浮着(美联储的目的是打破多米诺骨牌效应,阻止水波想涟漪一样四处扩散,但是他也无法具体判断哪些公司影响小而可以倒,哪些不能,只能一刀切),占用了市场资源,使得那些具体竞争力有更好发展的公司没办法拿到更多资源,资源错配,影响了自由市场经济的那只无形的手的效用。这些企业就跟日本90年代那些银行是一样的,被称为僵尸企业或僵尸银行(zombie bank), 日本过了30年,很多僵尸银行在账目上依然有很大比例的不良资产。

2020_covid_timline

这是截止2020年11月30号摩根整理的美联储应对新冠病毒的一些列措施的时间线,PDF的详细来源

到2021月1月30日,美国的失业率从新冠从3.5%上升到三四月份的 14.7%,到现在大概是6%左右。3-4月份失业人群中40%的低收入人群失去了工作;纳斯达克从2020年三月的最低点到现在大概涨了94%将近一倍;新冠人数https://covidtracking.com//确证人数2千5百万,死亡42万,目前面临着疫情的反弹;

一月28号的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最新举行的发布会上FOMC Press Conference, January 27, 2021关于目前疫情的反弹中提到几点:经济的恢复继续取决于新冠病毒的控制情况;去年夏天经济活动的恢复反弹,在最近几个月变得有点缓和慢,主要集中在被新冠反弹和保持社交距离影响最大几个行业;总体而言经济水平还是在新冠爆发之前的水平之下,未来的道路也不确定;劳动市场也开始变慢,十二月份就业岗位下降了14万;还有数百万失业,经济衰退并没有平等公平的降落到每个人身上,服务业中低收入,非洲裔美国人和西班牙裔人收到的冲击最大;通货膨胀CPI去年夏天有快速上涨目前慢慢缓和,依旧低于2%的目标值;继续每个月购买800亿的国债和400亿的MBS直到经济好转; 经济恢复会是一个过程,充满未知。

在其中一个记者关于花旗银行研究说种族在收入和财富不均会拖累美国经济发展,请问美联储有什么措施来减小这种种族间的差距时,鲍威尔回到到他非常支持认可这样的说法,美联储的目的是通过最大化就业和实施公平放贷法来保证所有人可以分享美国经济蓬勃发展的好处。

理想的ideally, 很明显美联储认为放水有利于公司融资投资,这样可以扩大生产,招募更多的工人,进而带动更多人就业。

实际也不排除,鉴于失业率的下降,但是低收入人群的就业依然困难,特别是比如服务业里的餐馆和酒店,这些也是是提供就业的大头。还有实际的,这些大公司像是苹果通过低成本的发债融资,可以减免部分税金,同时用来回购公司股票,进一步推高股票价格,股东财富增值,这一招真是一举多得;而他们雇佣人扩大生产的积极性可能没那么强烈,雇佣的人可能没那么多,普通人低收入者很难从其中得到什么福利。我们看看大公司发行公司债券的成本有多低,比如苹果在2020年8月发行的10年期债券目前的收益率在1.16%左右,剔除同期预期通胀率1.72%,实际收益率仅为-0.56%。

当然鲍威尔也在2020年10月份说过Powell Warns of Weak Recovery Without Enough Government Aid

“The pandemic is further widening divides in wealth and economic mobility,” Fed Chair Jerome Powell said Tuesday, warning that the country’s recovery will weaken without more government aid. “A long period of unnecessarily slow progress could continue to exacerbate existing disparities in our economy.”

他也意识到了新冠病毒进一步拉大了贫富差距,也让经济的流动性变差,呼吁政府更多帮助。

正如之前1980年代的涓滴经济学在减税开始的高税率初期,可能效果很好,但是当税率慢慢下来,接着减税可能就是得不偿失;现在也一样的,08年(几个月时间大概增加一万亿)之后又来百年难得-遇(2020年几个月时间大概增加三万亿)的放水,甚至有点泛滥了,自然这个效果也就难说了;

从1980年到现在,美联储获得了更多的自主权利,金融松管,配合科学技术的进步确实让经济获得很大的发展,但是也不是没有代价的。

贫富分化


根据美联储从1989年到2020年采集美国家庭财富分配数据《Distribution of Household Wealth in the U.S. since 1989》来看,到2020年第三季度,美国的家庭财富分配比例是这样:

wealth_gap

底层50%的家庭只占总财富的%2;上层10%的家庭财富占比从1989年60.9%上升到了69%;特别富余的1%的财富占比人从1989年的23.7%上升到了30.%;而底层50%的人的财富占比从3.6%降到了1.9%。

equaity

这是不同财富阶级对于公司股票证券和共同基金的才有比例情况,右上角和左下角两个极值比较有意思。越穷的人股票证券这些资产越少,而且富裕的人持有公司股票或者基金等等的更多。最富裕的1%的人拥有超过50%的公司证券和基金,接下来9%的人拥有超过1/3的位置 - 也就是最富裕的10%的人拥有了超过88%的股份!

比较惨的还有Millennial Generation千禧年一代(从1981到1996年出生的人)大约有大约有7200万多人(美国总人口也就三亿多)大概是20%左右总人口,占据了劳动力的最大部分的构成,这些人却只控制了4.6%的社会总财富。

https://blog-1255311287.cos.ap-shanghai.myqcloud.com/20210201eco/householdwealthgap.png

2021年1月30号最近的话有比较出名的wallstreetbets散户组团暴打华尔街巨头空头,甚至迫使华尔街资本控制的Robinhood居然限制了散户的只买不卖,这个事情甚至罕见了让美国民主共和两党的大佬都联合起来一致声讨Rohinhood就非常有戏剧性了。相当于华尔街基金们平时利用优势收个韭菜,结果没想到韭菜们集合起来有勇有谋的收割了华尔街,眼看就要破产了,就类似于拔网线搞这种无赖的操作,庄家在游戏中修改游戏规则,令人不屑。Robinhood本来是劫富济贫的,现在这个也太讽刺了。 具体可以看看如何看待美国散户打爆华尔街大空头后被围攻,群聊被封,交易受限,媒体抨击,监管关注?此事后续会如何发展?如何看待 1 月 28 日美股游戏驿站 GME 被 Robinhood 等券商禁止买入,导致股价狂泻?

彭博社亿万富豪指数Bloomberg Billionaires Index列出世界上排名前500位富豪的总资产。今天2020月1月30号,目前Telsa马斯克超过Amazon贝佐斯20亿美元左右登顶全球最富裕的人,随后是MS比尔盖茨,LVMH的伯纳德·阿尔诺,Facebook扎克伯格,几乎前面都是科技类的。这一年里马斯克的特斯拉应该是最风光的,股票价格一路扶摇直上。世界上最富有的前10人在新冠期间财富增长了有5千多亿美元,主要得益于股票价格大幅度上升。尽管这些富人企业家因为自己超人的胆识,承受这不为人知的巨大压力和巨大的风险(马斯克后来披露特斯拉在2019年有一两个濒临破产,他本人自己因为在Joe Rogan的节目Joe Rogan Experience #1169 - Elon Musk上公开抽大麻和私人生活被批评,来推动技术的革新,理当获得相应合理的的回报,但是问题是这个数目合理吗?在疫情期间有4千万提交失业申请的美国人,2019年美联储自己出的报告显示甚至超过40%的美国人在银行拿不出$400现金美元应急。

富人变的越来越富,而这些现象伴随着美国大规模的失业率,严峻的新冠病毒形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中间一定有什么问题的?

第一个原因是政府的救助方案失调,很大部分流进了大公司


回头看看,2008年经融危机中股市暴跌50%,8.8百万人失业,3百万人房子被银行没收,而从2009到2012年,底层99%的人收入只增长了0.4%而顶层1%的人却增长了惊人的31.4%. 当美联储不断注入货币和低利息,使得股市反弹,而中下层之前那些房子被收回失业的人手头已经没有钱可以投资进而获利,反而上层的有钱人手头有钱可以不断投入利滚利,回想下上面描述的公司利用低利息低成本的借贷不断发行公司债券,不断获取资金,投入回报更高的市场。想想看美股从2009到2019上涨了462%,一个一万块你可以拿到4.62万,如果是一百万那就是462万,这都没算上杠杆的各种套利,那将是指数型财富增长。

坎蒂隆效应(Cantillon Effect):

货币和信贷供应量的变化通过相对价格之变动而会对经济产生重大影响。货币增量并不会在同一时间等量地作用于所有价格,而是像在水里投下一枚石头一样,会一圈一圈地扩散,因而,增量货币会对经济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取决于货币注入的方式和渠道。增发货币未必会有利于所有人,相反,这可能会伴随一个再分配过程。先获得货币的人会推动商品价格的上涨,产生通货膨胀,而对于社会上的另一部分人来说,通货膨胀政策是对他们的一种掠夺。于是通过经济周期过程,完成了收入的再分配。

每当发生危机,钱总是先留到信用高的地方,然后一层层留到底层。谁会是信用高的了?大公司大银行有优质资产抵押的;谁会是低的?入不敷出没钱没房没稳定的工作,餐馆打工还有低收入的个体经营者;这些人在危机发生震荡时,大公司大银行有更多的缓冲;但是个人低收入者,特别是上面美联储自己的调查提到4/10都拿不出400美元的应急款,粤语中的手停口停,一点犯错的空间都没有,连生计都是问题;

2020_tosmall

我们看看2020年五月引发BLM运动的乔治.弗洛伊德事件的起因

2020年5月25日傍晚20时许,弗洛伊德使用了疑似假钞的20美元在“Cup Foods”便利商店[注 1]买东西,店员察觉后拨打了911[27]。根据警方公布的通话记录,店员在报警时说,他曾要求弗洛伊德归还已经购买的香烟,但是弗洛伊德“拒绝这样做”;店员还表示,弗洛伊德“坐在自己的车里[注 2],因为他醉得不省人事”,还“准备开车离开”[17]。

后面我查了下弗洛伊德的背景,更像是一个典型的美国黑人的贫困与暴力中艰难成长成长经历,这是没做成我们看到进入NBA的詹姆斯,过去陆陆续续被毒品偷盗持枪抢劫的犯罪记录。但是在这次事件之前弗洛伊德辗转了几个州尝试不同的工作,看来应该向想尝试通过个人奋斗教育工作来脱离暴力的原生环境,来争取女儿的抚养权,在其他人帮助下他也成功戒毒,在当地餐厅和夜间音乐俱乐部打两份工。而今年席卷全美的新冠疫情,在佛洛伊德身上添上重压。他丢掉了两份保安工作,成了疫情期间数百万失业美国人中的一员。时代的一粒沙,落在个人身上就是一座山。你无法苛责在困境潦倒挣扎的人做出似假钞的20美元在Cup Foods便利商店,更难以简单用过去的暴力犯罪经历就一笔抹掉后面他想摆脱贫困暴力想回到家庭所做的努力,尽管一再收到生活的打击。反而你要问的是为什么是这样了?这背后反应了什么深层次的问题了。

btw: 少数精英亚裔在硅谷和精英阶级里的成功使得很多人幻想都可以成为光彩亮丽的上层名流,但却忽略了亚裔正是美国贫富差距最大的群体,大部分亚裔是默默无闻的中餐馆啊或者底层劳动的苦命人,过着贫苦美国梦,甚至英文都不会说完整;而部分亚裔精英可能觉得只要更富有更有知识进入曼哈顿或者硅谷,忽视甚至鄙视这些自己族裔的贫苦之人,放佛他们成为不了美国人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太low贫穷没知识愚昧,巴不得与之绝缘,这样好像自己就可以被接纳为纯正高级正统的美国人,甚至某些因此憎恨自己的黄皮肤,不够白(不禁想到乔治卡林Geogry Carlin的"Colin Powell is openly white - he just happens to be black"),反思亚裔如何才能更爱国如何更模范,通过妥协compromising&sweet talk来取悦白人换取认同(比如杨安泽在华盛顿邮报的文章《Andrew Yang: We Asian Americans are not the virus, but we can be part of the cure?》中提到路人的异样的眼光让他对自己身为亚裔感到“有些羞耻”, 亚裔效仿二战中被拘留的日裔,用爱国行为自我牺牲来证明忠诚,他本人更是以被强加亚裔数学很好的stereotype刻板印象作为竞选的口号),且不论想法之幼稚(固然矛盾的身份identity带来的冲突矛盾可以理解),事实是,简单的说,白人黑人看到你亚洲人歧视你仇恨暴力袭击你是不会先开口问你是日本韩国或者自认娘家的所谓的亲民主派的台湾香港人,还是大陆人,亦或是上流社会有多纯正ABC还是刷盘子的不会说英语的(看看这位老人吧,‘Is this patriot enough?’: Asian-American veteran shows scars as he calls out anti-Asian hate看着可怜但又说回来这要能说明什么,为什么黑人白人不用展示自己的爱国和忠诚了,这么说吧,即使亚裔比如杨安泽在自己的前胸后背都纹身纹上I hate being Asian/I am 100% American,不穿衣服上街,一样照样被歧视Asian American Air Force Veteran Attacked in Koreatown)。

美国常说是民族的大熔炉,包容各个民族的不同,这话某些情形是对的,但是也意味着你不要忘记相同和融合的前提是不同,过度强调同,甚至忽视本身同的前提是本质的不同,甚至拿这个都成普世价值不变的真理就有问题了,当形势和背景发生变化时,是不是一直都会是同>不同了? 经济形势好的时候,人人都还可以,大家还可以忍住自己人性的兽性本性,维持着所谓的道德和普世价值,标榜鼓吹自我优越(John Locke洛克-自然状态人性善);当形势不好的时候,就可难说了,历史上的案列太多,什么所谓的道德标榜,还不是回到了丛林法则(Thomas Hobbes霍布斯-自然状态人性恶),每个人都想以邻为壑,发泄压力(再加上特朗普不断的用中国病毒来重复洗脑乌合之众,久而久之成为了大众的潜意识,这种状态下理性让位于生存的原始欲望感性),总的挑一个软柿子来作为替罪羔羊吧(scapegoat),这里面组成的不同的成分哪些是比较弱的? 一边是软柿子,一边是带刺的,选哪个了? 亚裔内部派系林立,一团散沙,各有各的想法目的(不像黑人没有非洲可以回的去了),也只有当亚裔普遍面临生存危机的时候,才能有偶尔零星的团结,可以预见的是风头过去之后,还是老样子。

https://blog-1255311287.cos.ap-shanghai.myqcloud.com/20210201eco/the-chinese-question-18-2-1871.jpeg 来源: https://thomasnastcartoons.com/

杨安泽对于自己族人-华人和亚裔的历史的知识更是相当匮乏的,他可能都不知道王清福这个人。如果我们回顾下华人在美国的历史,这里我就拿有”美国政治漫画之父”的托马斯纳斯特Thomas Nast在1871年在Harp Weekly上面发表的“The Chinese Question”- (Columbia.–“Hands off, gentlemen! America means fair play for all men.”)的漫画看看吧。这个背景当时大量的猪仔或是被骗或是因为逃难亦或是为了更好的生活离开家人追梦到了旧金山,大量的廉价的来自中国的劳动力进入美国,跟之前1830年-1840年之间因为饥荒和战乱等等逃到美国的信奉天主教的爱尔兰人和德国人,发生了竞争,引起了爱尔兰人的极度不满,抢了他们的工作饭碗。爱尔兰人刚到美国时候跟中国人一样,都是从事被当地人鄙视的看不起的底层工作,现在以爱尔兰文化出名的波士顿当时还发生了针对天主教爱尔兰人的迫害,这些引发了爱尔兰人对如何保护自己的思考,还的是要投票要有政治权利和影响力,通过人多齐心投票来争取自己族群的利益,改善了自己的地位。但是这些人看到后面一大波中国人过来抢了他们工作,比如太平洋铁路,做的比他们还好价格比他们还便宜,立马就通过自己刚争取到的政治权益打压更弱势的中国人,全然忘记了自己当初刚到美国时时怎么受到迫害的,最臭名昭著的就是爱尔兰移民丹尼斯Denis Kearney每一次演说结束都会煽动”无论如何,华人必须离开”结束。(“And whatever happens, the Chinese must go”), 对于华人的仇恨运动anti-chinese也是越来越升级,口头上更加直言不讳,行动上也越来越暴力,成效也是越来越成功,两党也是争相响应”民意“,1882国会还是通过臭名昭著的排华法案Chinese Exclusion Act 。

纳斯特这幅漫画就是在此阶段做的,立场不一定是他同情中国人,主要是他本人对爱尔兰人实在太厌恶了。建议放大看看此图,这幅画里女神左边的有对华人的大量的诽谤,被称为野蛮人、异教徒、未开化、不诚实没道德的、反对家庭、卑鄙邪恶之人,通过这些名称标签将个人的特性人性(individual identity)抹掉,替换为模糊笼统的群体集体名词,比如类似现在的污名化的Chinky,当时不叫这个而是图里面的John Chinaman。而有意思的是女神右边那些武装mob暴徒,为首的右边起第二个就是爱尔兰族裔的美国人,最右边应该是个德国裔美国人,还有一些其他暴徒,持有抢和武器,时刻准备用武力暴力威胁手无寸铁的华人劳工。图里面还提到工会会议决定必须通过ballot投票或者bullet子弹来来组织这些野蛮的华人输入。

对比现在,惊人相似,黑人是爱尔兰人,亚裔就是当时的华人。尽管黑人历史上被白人奴役,经过黑人民权运动等等抗争在平等性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但是对于比自己人还少还能忍气吞声的亚裔,情况是什么了? BLM运动亚裔支持黑人运动,理应两个弱势群体应该联手争取更大的权利,但是情形一旦不对(经济形势恶化),亚裔曾经认为的盟友-黑人, 发现被主流媒体称赞的所谓的模范的亚裔(像上面所讲其实亚裔的贫富差距是最大的,少数亚裔的光环被主流媒体刻意树立起来当成了靶子)的收入学历教育居然比自己还要高那么多(好比爱尔兰人发现华人劳工钱少活好),带刺的不好弄搞不好伤了自己,于是反过头来就着柿子就是一刀,发生似曾相识的爱尔兰人疯狂针对华人的一幕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了。有意思的是,袭击亚裔的老人和妇女中主要都是黑人,但是主流新闻一概不描述其黑人的身份,所以啊还是要闹才能争取自己的政治正确。

我可以理解感受亚裔想要融入的心情,毕竟每个人也都想过好的自己生活不是么?这个过程中身份认知造成困惑,感觉始终没有被真正接纳的沮丧,融入是不是意味着抛弃自己的身份认知了,甚至部分极端地鄙视憎恨自己受之父母的身体发肤了?

希望亚裔还是多了解点历史,多学习点黑人运动,会哭的孩子有奶喝,回归集体主义,该团结的时候还是要团结下的,正如1962年Malcolm X in Los Angeles May 5, 1962 Who taught you to hate yourself? full speech说的好:

“Who taught you to hate the texture of your hair? Who taught you to hate the color of your skin, to such extent that you bleach, to get like the white man? Who taught you to hate the shape of your nose and the shape of your lips? Who taught you to hate yourself from the top of your head to the soles of your feet? Who taught you to hate your own kind? Who taught you to hate the race that you belong to, so much so that you don’t want to be around each other?”

回到正题,当经济恢复时,往往有着强大投资和购买力的富豪们,借助于政府的资源和自己的资源,可以在其中获得巨大的利益。关于这中间财富分配和资源分配我们可以借助于概率论,比如杨辉三角或者说高尔顿板。

galton

来源:Galton board form PhysicsFun: https://www.instagram.com/p/B5qLb2DlZPA/?hl=en。

可以借助于杨辉三角理解下,到达中间的球的路劲比旁边的位置的要多 - 这样代表比如都美联储在上面放水时候,他设想的是每个位置获得差不多的理想情况,但是实际可能是:

trickle

来源: https://twitter.com/cwalsh516/status/1095026717184352256

信用级别:政府 > 大银行大金融机构 > 大公司大企业-> 大于个人或小微企业。美联储放的水经过企业家银行家也都留到了股市中,特别有意思的是由于Robinhood等面手续费的交易平台的兴起,以WallStreetBets为代表的的这群千禧一代的散户们,也积极投入到了股市的投资或者投机之中,挑战华尔街的金融规则,他们被华尔街这群建制派称为异类被他们鄙视,但是也进一步让美国股市异常火爆。

IPO & SPAC

2020年的技术类的IPO公司数量超过了2001年,比较出名的饿了么DoorDash和传统的Airbnb,Snowflake等在第一个交易日就几乎都涨幅超过100%,这三家公司是最大IPO价格增长的前10名 - 也就是说股票上市前的定价在第一天交易就被追捧,上涨幅度之大令人咂舌2020Dec IPO Mania Sweeps Over Robinhood Crowd and Stokes a 111% Rally

ipo_frenze

举个例子有多疯狂,Airbnb上市定的价格是68, 老板Brian Chesky在接受Bloomberg电视节目直播采访时候得知第一天上市交易股票价格翻倍时(收盘时价格$144),他甚至震惊的一度支支吾吾哑口无言(momentarily speechless)。他怎么说的了?

That’s the first time I’ve heard that number. Um, that is, that’s … I … you know, when we … in April, we raised money, it was a debt financing … uh … that price would have priced us around $30. So I … I don’t know what else to say. It’s … that’s a … that’s a very … that’s … um … that is … yeah … I’m very humbled by it.

很明显Airbnb根本没想到股票价格居然上涨幅度那么大,如果你想想基础面 -AIRBNB的业务场景和新冠病毒的形势,大部分人认为是Robinhood的散户推动的(所以说WeWork2019年撤回上市太亏了,如果在2020年绝对能上市,软银太惨了). 所以华尔街的投资公司的经理Michael Holland, chairman at Holland & Co认为这群散户疯了:

“You simply have to use common sense and step in and say, ‘we’re not going to participate in this craziness,’” he said in an interview on Bloomberg Radio and Television.

除了传统的IPO,还有一种公司上市特别受到散户的欢迎就是Special 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y (SPAC)-特殊目的收购公司 .从这篇介绍的《SPAC 是什麼?有什麼好處?運作流程與結構?SPAC IPO 上市 為何在美國爆紅?》的文章我摘录下:

「特殊目的收購公司」(Special 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y,SPAC)是一種沒有營運業務的空殼公司,唯一的目的是透過首次公開發行(Initial Public Offering,IPO)募集資金後,專門去收購有前景的未上市公司,等同讓被併購的公司能夠借殼上市;換句話說,SPAC 是一種讓私人企業能夠「借殼上市」的公司。

也就是說,這個「特殊目的」指得就是「併購未上市公司」,而 SPAC 的運作流程就像這樣: 成立一家空殼公司(SPAC)» 透過 IPO 募集資金 » 尋找有前景的未上市公司 » 併購目標公司 » 等同讓被併購的私人公司立刻上市 » 股價漲漲漲 » 投資人和被併購的公司都開心(如果沒有意外的話)。

SPAC -「 特殊目的收購公司 」為何又稱為「空白支票公司」? SPAC 在申請 IPO 募集投資所需的資金時,其實還不確定會併購哪間公司,要併購的目標公司是待 SPAC 經由 IPO 募集完資金上市後,才由 SPAC 的管理團隊物色適合的併購目標;因此投資人購買 SPAC 股份的當下,並不知道自己將會投資到什麼公司,只是先瞎挺管理團隊,就像開出一張空白支票,所以 SPAC 也被稱為「空白支票公司」(Blank-Check Company)。

SPAC 的管理團隊會不會遲遲不併購公司? SPAC 必須在一定的期限內尋找到併購目標,並完成併購。否則,SPAC 將被迫清算解散,將信託資產返還給股東。通常 SPAC 從 IPO 結束到 完成併購,必須在 24 個月之內完成。

简单的说可以不总传统的IPO流程(很多钱和上市原始股份给了投资公司),可以节省费用,跳过繁琐复杂的审计流程,主要是通过有名声的管理人(与之对应的是管理人可以以很便宜的价格持有相当比例的原始股份)来寻找有潜力的私人公司,帮助其快速上市(90天对比18个月),实现双赢。这种SPAC IPO在2020年彻底爆发,根据纳斯达克2020年12月28号的统计显示SPAC的数目增长了4.6倍到239家,募集了超过790亿美元。没有监管等等开放透明的资料,管理人的信誉和背景就是非常重要的。SPAC中比较出名的管理人就包括Bill Ackman和前Facebook高管查马斯·帕里哈皮蒂亚Chamath Palihapitiya。Chamath Palihapitiya一直是SPAC最多产的赞助商之一,将其与一系列公司合并,包括太空旅游公司维珍银河Virgin Galactic.

维珍银河航班的价格约为每人25万美元,该公司目前已经有603名意向客户。据瑞银集团(UBS)预计,尽管太空旅游业仍处于“新生阶段”,但十年内其潜在市场规模有望达到30亿美元

他本人投资过比特币,并和他人在油管上公开辩论,今年的比特币飞涨也让他的声誉高涨, Social Capital的CEO,金州勇士的老板之一。Chamath Palihapitiya初始股东可以以价格是$0.002美元每股的价格持有20%的股票,其他在市场的投资者只能用$10美元的价格购买剩下的80%.

spac

从2020年九月份2020-Sep - Chamath Palihapitiya unveils $4.8 billion SPAC deal for real estate startup Opendoor他的方向是进军房地产行业,简化和方便流程,目标是围绕着千禧一代,他的目标是找到类似亚马逊和特斯拉相似的可以复制的商业模式。

我个人觉得这个虽然听起来很不错,感觉总是有那么点太美好了(直接绕开狡猾腐败的华尔街,寻找到最需要资金的下一个地下室的苹果,帮助私人小公司融资投入更多的研发),潜在的利润可以线性推测,但是现实的发展往往不是线性的,复制成功的商业模式也太难了,另外特别是你现在处在一个泡泡里,一旦形势不太好,没有合适的投资对象,那么就是另外一个话题了,是不是投资者能拿回钱了。过去的成功和巨大的声誉不一定能代表未来的成功,这些因素太难预测了。当然这个是暂时个人的观点,可以看看Motley Fool的文章《How to Invest in SPACs》.

总体而言多一种融资和上市的渠道,也是对小企业小公司发展而言也是一个好消息,其他的留给时间看看。不出意外Chamath Palihapitiya也在最近的Gamestop和AMC事件中为广大散户呼喊,挑战华尔街的建制派。背靠大佬支持的散户大战空头的戏码,与本月特朗普的支持者冲击国会山遥相呼应,一个在线下 ,一个在线上。两个事件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底层群众对精英阶层的宣战,只不过这次从政治精英变成了财富精英。还记得2012年的占领华尔街运动么?结合起来看广大散户人民真是苦秦久矣。散户们的疯狂只不过是对美联储放水和既得利益者华尔街精英派的控诉罢,问题表象看起来是对散户们的道德拷问妖魔化散户(比如Melvin Capital雇佣CNBC媒体抹黑这些散户),结果确是对华尔街建制派的灵魂追问,散户们历数华尔街的罪恶(08年金融危机投机给群众带来损失,没有惩罚结果被救;接着利用机构优势非法做空,还雇佣媒体抹黑,操作交易平台robinhood等还限制购买等等)。

1962年Malcom X在Malcolm X’s Fiery Speech Addressing Police Brutality说的就是你CNBC:

“The media’s the most powerful entity on earth. They have the power to make the innocent guilty and to make the guilty innocent, and that’s power. Because they control the minds of the masses. The press is so powerful in its image-making role, it can make the criminal look like he’s the victim and make the victim look like he’s the criminal. … If you aren’t careful, the newspapers will have you hating the people who are being oppressed and loving the people who are doing the oppressing.””

当然这个也可以套用其他新闻上比如BLM运动上,主流媒体很快将关注点聚焦到抗议运动的打砸烧上,很快能引起人们对这群”乌合之众“的憎恶,进而开始怀疑这个运动本身的正义性。但是他们没有关注到相对于大规模的全球性的相对和平的抗议相比,这些零星的破坏性活动其实相对而言是比较少的,但是通过这些局部的非正义(因为迫害太深的反弹和零星的害群之马叠加)的大肆报道可以抹杀掉整体上面的正义,激发广大群众的反感,冷却下好不容及激起来的人性共情的情绪,这样大家就会对这个活动失去支持和兴趣,让这次事件和抗议又一次的无疾而终-缺乏上下文的事实有时候比谎言还可怕。总之wsb vs wallstreet对战后面接着吃瓜看戏。

从1980年新自由主义兴起之后的美国社会财富分配,引用达里奥的债务危机中的图片:

us_netwealth

贫富差距在拉大,当然不当是美联储放水导致的了,还有很多其他因素,科技金融创新,全球化进程等等。但是看得的出来美联储救市应该说并没有劫富济贫,反而是有些拉大财富差距的促进作用。弗里德曼的新自由主义在1970年之后特开始有影响力,到了1980年之后被广泛的实施,他所在芝加哥大学的部门后来出了30个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也使得他是最有影响力的经济学家。弗里德曼的新自由主义跟目前的贫富差距有没有直接关系了?

1970年弗里德曼发表了《The Social Responsibility of Business is to Increase its Profits 商业的社会责任就是增加利润》被批评者认为是开启了Greed is Good贪婪是个好东西的经济自由时代,追求利润是商业唯一的真实目的;其他人认为它是一份及时的资本主义宣言-清晰的描绘了商业高管们在自由市场应该有的角色。在当时看来,商业应该在追求利润之外还有其他的社会责任 - 就业,跟歧视斗争增加平和避免污染等等。弗里德曼则说到:

“Businessmen who talk this way are unwitting puppets of the intellectual forces that have been undermining the basis of a free society these past decades,”

弗里曼的认为作为公司的高管或者CEO,他的身份只是员工,股东是老板,那么CEO的唯一目的就是在遵守基本的社会规则的前提下,给老板挣得更多的钱。不以为公司挣得越多越好的CEO是不称职的员工,做社会责任可以以个人身份做,但是作为员工必须是紧贴满足老板和上级的欲望。

“This is the basic reason why the doctrine of ‘social responsibility’ involves the acceptance of the socialist view that political mechanisms, not market mechanisms, are the appropriate way to determine the allocation of scarce resources to alternative uses,”

不符合自由市场竞争资源优配的原则。

But the doctrine of “social responsibility” taken seriously would extend the scope of the political mechanism to every human activity. It does not differ in philosophy from the most explicitly collective doctrine. It differs only by professing to believe that collectivist ends can be attained without collectivist means. That is why, in my book Capitalism and Freedom, I have called it a “fundamentally subversive doctrine” in a free society, and have said that in such a society, “there is one and only one social responsibility of business–to use its resources and engage in activities designed to increase its profits so long as it stays within the rules of the game, which is to say, engages in open and free competition without deception or fraud.

这个在今天还是非常有争议的。现在很多企业现在也都会鼓吹就业平等,包括种族平等性别平等,很多公司比强生也都会把客户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其次才是股东的利益;其次弗里德曼的理论只在完美的市场场景(没有欺骗和欺诈的公开自由的竞争 - 这个可能么?)下发生;很多CEO的薪水相对普通员工相比简直是指数式的差别(320倍-CEO compensation surged 14% in 2019 to $21.3 million - CEOs now earn 320 times as much as a typical worker),他们貌似不管公司是否盈利给股东以好处,更多是自己的利益;大公司追求自己的利益花了大量的钱游说国会放松监管(请看2018年amazon亚马逊赤裸裸地威胁要停止建设新的大楼,成功说服了西雅图市长放弃一项来帮助城市流浪者的税收政策Amazon Just Killed a Tax That Helps Homeless People);

America is out of balance. CEOs earn 320 times the average worker. The top 10% of American households owns 70% of the country’s wealth.

08年经融危机中倒闭或者被救市的企业的高管依然拿着高额的薪资,而讽刺的是救助这些企业的钱却是普通老百姓来买单;这一幕有点类似资本主义早期1842年罗思柴尔德伯爵夫人佩戴价值150万法郎的珠宝出席奥尔良公爵的化妆舞会时,数以千计的饥民却从窗外走过的场景,甚至比这个更恶劣。

再看一下按照弗里德曼的解释,那么美国目前社会的撕裂,应该是他希望看到的。为什么了,企业为了追求利润比如追求回报率更高人工成本更少的地区,而全球化正给了这样一个舞台,美国很多公司将制造业等等转移出人工成本昂贵的美国到东南亚和中国这种人工成本低的国家,这样一来,美国最能承载就业的制造业出现了空心化,比如五大湖的铁锈地带。这个去制造业和金融化的过程,使得利润源源不断流入美国的华尔街,大公司和高管,而之前蓬勃的中流砥柱的中产阶级面临着经济的苦难和传统核心社会文化的奔溃。这个理论看起来就是社会达尔文主义的经济版啊。

客观而论,我们要考虑弗里德曼当时的历史背景,当时政府的管控特别多,监控和流程也是非常繁杂,确实一定程度造成了资源的错配,影响了经济的发展(还记得尼克松和后来福特卡特的工资物价控制么),高达70%的税率,政府的手勒的太紧;弗里德曼敢于在70年他有影响但是没有到后面语言滞涨得到验证时那种成为主流的影响力,敢于出来表达自己挑战一般传统的观点(僵化凯恩斯主义),还是值得钦佩的;但是后续自由市场发展打来的贫富分化不晓得是不是他也考虑到的了,要么太紧,要么太松,这个怎么讲了,只能说: ”没有绝对对错,凡事得有度“。

贪婪本身定义就是模糊的,没有具体量度的, 一切事物对一个人的价值只体现于多大程度满足了其自身的需求上,而这个尺度是主观的是难以把控的。特别是在不精确的经济领域,甚至哪怕在精确的科学领域,也没有银弹,哪怕爱因斯坦也都不是都是对的他自己也承认自己会犯错,所以没有一种理论或者框架是代表了自然的至高真理,所以说自然才是永恒的最高真理的代表人,任何人都只是短暂某个时间段里的代言人罢了,如果哪天狂妄自大不知所以的话,自然定会给他好好上一堂课的 - 弗里德曼可没有提过亚当斯密的的《道德情操论》-一本亚当斯密可能觉得比后来的国富论还更重要的书了。

抛开美国,看看弗里德曼有趣的实验的智利,曾是被芝加哥男孩称为”经济奇迹“,被认为是新自由主义在拉美的标杆。大量的国企被私人掌握,官员特俗集团和外国势力手中(总统皮耶罗就是一种一位),智利的贫富差距难以相信的程度,2019年因为智利首都圣地亚哥的一价制地铁票涨价三毛,引发了巨大的抗议浪潮,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这些地铁,公交车,电力,水力包括医院等资源都掌握在私人手中,按照在社会规则下追求利润最大化的要求,他们一起不断地涨价,使得普通人的日常生活负担越来越大。

有兴趣的可以看看The Fall of Chile:

The neoliberal experiment—in Chile—is completely dead. It is likely to be replaced by a welfare state that will attempt to follow the Nordic countries. —Sebastian Edwards (2019)

迫于压力,这位从1980年随着新自由主义兴起跟着引入信用卡的和其他投资发家的身价28亿美元的总统皮耶罗是这么回应的:

It is true that the problems have not occurred in the last days, they have been accumulating for decades. It is also true that the different governments were not able to recognize this situation in all its magnitude. This situation of inequity, of abuse, has already meant a genuine and authentic expression of millions and millions of Chileans. I recognize this lack of vision and I apologize to my compatriots.

拉丁美洲的魔幻现实主义,借用地球知识局这篇关于解放神学运动文章里的一句话:

富人在优越的自然资源支持下纸醉金迷,穷人在恶劣的通货膨胀中抢夺最后一只面包; 保守的主教在高台上接受信徒的朝拜,愤怒的革命者在街头丢出手里的最后一块石头。

写《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的马克斯·韦伯怎么看新教对于资本主义发展的促进了 - 从奥古斯丁的原罪《上帝之城》《忏悔录》(中国古有孔融让梨美食,西方有奥古斯丁偷梨,奥古斯丁怎么看待自己为什么要偷梨了,不是为了吃,就是心痒手贱无聊刺激,跟亚当夏娃一样上帝什么都给了就是不安安稳稳的,所以人生来就带有罪恶啊 - 天主教的罗马教宗是上帝在俗世的唯一代理人)到马丁路德的“因信称义”再到加尔文主义的“预定论”,教徒不再是被动式的在充满罪恶的俗世消极的处世(超尘出世Weltfremdheit-只能通过忏悔和参加教会的仪式等待才能洗清自己的原罪,才可能死后上天堂,但是谁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至善是上天堂-少数,还是至恶下地狱-少数,还是大多数中间的炼狱,可以参考14世纪的但丁《神曲》中宇宙的结构 - 所以有了赎罪券,类似于“花钱买功德”)

但丁神曲宇宙结构

ps: 1095年,在岌岌可危的东罗马帝国面对着博斯普鲁斯海峡对岸气势逼人的塞尔柱军队时,罗马教宗乌尔班二世在今天法国的克莱蒙召开了宗教大会,发表了著名的极具煽动性的演说,拉开了十字军东征的序幕:

本着主赐予我的权柄,我郑重宣布:凡参加东征的人,他们死后的灵魂将直接升入天堂,不必在炼狱中经受煎熬;无力偿还债务的农民和城市的贫民,可免付欠债利息,出征超过一年的可免纳赋税。

凡动身前往的人,假如在途中,不论在陆地或海上,或在反异教徒的战争中失去生命的,他们的罪愆将在那一瞬间获得赦免,并得到天国永不朽灭的荣耀。

向着东方出发吧!不要犹豫,不要彷徨,为荣耀我主,去吧!

到了加尔文主张上帝已经根据自己的逻辑选好了一部分人上天堂了,是他的子民(预定),在俗世你干什么都不能改变你是否死后上天堂还是下地狱或者还是中间熬死人的炼狱,这个上面教会等等都没有权利。听起来还是很消极,还是一种出世的概念,既然都是追求死后的上帝之城,那么现实世界还有什么意义了? 加尔文这里就很巧妙的将上帝之城(来世)和罪恶之城(现世)结合起来了,他认为虽然上帝已经预先设定了人死后的场景,但是没人有可以知道上帝选了哪些人(奥古斯丁-三位一体,上帝是永恒的,超越时间,至善全知全能),也就是说上帝是超验的超越人逻辑可以理解的,那作为个体在俗世里,又无法无能揣摩上意,你怎么知道你是不是上帝选中的了(勒布朗詹姆斯 - The chosen one)? 加尔文认为虽然不知道,但是被上帝选中的人肯定能给上帝带来荣耀(honor),这里可以参考下帕斯卡的赌注与上帝存在的证明。也就是说假设你是被上帝真的选中了,那么你就代表了上帝的荣耀,那你必须证明带来荣耀(加光),而不是给上帝丢脸。而在俗世这个光荣耀没办法比较啊,但是金钱财富、名声、地位却都是实实在在可以衡量的;你说你一个乞丐,对着亿万富翁说,我觉得我是上帝选中的了,你不是,他人恐怕也很难承认;上帝是超验的,不能用逻辑推理,但是作为具有社会性的人在俗世确是可以设定逻辑和考察标准的。所以新教的教徒从此可以在俗世里放开手脚大胆奋斗努力追求财富等等来突显上帝在自己身上展示的荣耀之光。

1700年初躲避英国宗教迫害带领大批清教徒移民来到美国东海岸开辟新英格兰地区的领袖约翰·温思罗普引用《马太福音》的一段5:14话将新殖民新世界比喻为“山巅之城”,这段话是:

“你们是世上的光。城立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

呼吁建立起一个基督教徒的榜样的社会来彰显上帝对他们青睐,展示上帝透过他们散发的光芒,表示他们信奉的教派才是掌握真理的“纯正”的上帝选中的教派-正宗。(另一得说就是打击异端,打压其他教派,包括处理其他教派的顽固分子,使用非常手段打击对手,也是合服上帝心意的,只要最后可以增加上帝荣光,比如1660年贵格会的玛丽·巴雷特·戴尔被清教徒绞死在波士顿,和后来的自称根据《摩门经》是耶稣基督最纯正的教会的犹他州盐湖城的摩门教等等太多教派纷争迫害了)。

1843年卡尔马克思的《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中提到:

的确,路德战胜了信神的奴役制,只是因为他用信仰的奴隶制代替了它。他破除了对权威的信仰,却恢复了信仰的权威。他把僧侣变成了俗人,但又把俗人变成了僧侣。他把人从外在宗教中解放出来,但又把宗教变成了人的内在世界。他把肉体从锁链中解放出来,但又给人的心灵套上了锁链。

早期的资本主义有通过残酷的原始积累获取巨大的财富和极大的政治权利和地位,财富是上帝赐予人的礼物,特别是勤劳的工作者的礼物,自身也保持着节俭来积累更多的财富。 同时他们也将大量的财富用于建造学校、教堂和社会福利慈善机构等等(比如黑人运动里被推倒的爱德华·科尔斯顿的雕像的英国布里斯托,爱德华·科尔斯顿就是通过奴隶贸易发家的,后面大量的捐助了布里斯托市的公共设施-建教堂、修路建桥等等慈善举动,布里斯托有大量的以科尔顿命名的设施),获取了巨大的名声,同时要求教徒过着节制的生活清规戒律(克己制欲望-比如富兰克林和克伦威尔),目的就是为了凸显上帝通过他们展示出来的荣耀的光,来证明他们正是上帝的选民。

但是随着科技的发展和去愚昧去神秘主义化,宗教的影响力也是在下降,人们越来越世俗化,越来越不太相信这套东西了;教徒们克己制欲不断累积的财富,财富通过投资越来越多,当财富到了一定程度,除了慈善等开销来获取名声,始终还是要消费出去的,慢慢的从制欲到了纵欲,人的本性开始难以抵挡糖衣炮弹(压制的越厉害,爆发的也越厉害了),钱开始从手段变成了目的,一定程度上减少人们对于上帝的依赖,因为老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宗教的虔诚度也就没那么高了。新教中其中一派循道宗Methodism(循道宗虽不是穷人的宗教,但是是为穷人服务的)的创始人卫斯理John Wesley就观察到了财富积累之后的情形:凡是财富增加之处,其宗教精髓即同比例的减少。他在1786年的《Thoughts upon Methodism》提到了基督徒的财富观: 尽你所能的赚钱,尽你所的节省,也你所的给予捐助。

“… What way, then, (I ask again) can we take, that our money may not sink us to the nethermost hell? There is one way, and there is no other under heaven. If those who ‘gain all they can,’ and ‘save all they can,’ will likewise ‘give all they can;’ then, the more they gain, the more they will grow in grace, and the more treasure they will lay up in heaven.”

卫斯理认为是尽自己能力范围找正道规矩挣钱,节省不是抠门不是吝啬,而是不搞铺张浪费攀比纵欲消费(极简生活),最后的给予你的一切指上面你挣钱节省最终都是将你所有的一切给予了上帝,上帝是人格神,是love/benevolent是仁爱,所以这些钱怎么给上帝了,还就是增加上帝荣光呗,比如上帝其他贫困潦倒的、弱势的、贫苦的子民和构建更紧密更公正更有温情compassion的社会团体呗。

卫斯理如何总结他对金钱的看法了?:

“(Money) is an excellent gift of God, answering the noblest ends. In the hands of his children, it is food for the hungry, drink for the thirsty, raiment for the naked. It gives to the traveler and the stranger where to lay his head. By it we may supply the place of a husband to the widow, and of a father for the fatherless; we may be a defense for the oppressed, a means of health to the sick, of ease to them that are in pain. It may be as eyes to the blind, as feet to the lame; yea, a lifter up from the gates of death.”

相比富人,宗教在穷人劳动人民更受追捧,富人们在经济基础优势上的理性、更好的教育和财富带来的独立性(清教徒巴克斯特Baxter看来财富带来的享受、怠惰和肉欲使人离弃了神圣生活的追求)反倒让他们更容易偏离宗教。 托尔斯泰怎么对高尔基说的?:少数人需要一个上帝,因为他们除了上帝以外什么东西都有了;多数人也需要一个上帝,因为他们什么东西都没有。在观察德国早期资本主义社会里很多非常悲惨的工人待遇之后(法国里昂工人起义、德国西里西亚纺织工人起义),马克思在1843年的那篇文章《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提到:

宗教里的苦难既是现实的苦难的表现,又是对这种现实的苦难的抗议。宗教是被压迫生灵的叹息,是无情世界的感情,正像它是没有精神的制度的精神一样。宗教是人民的鸦片。废除作为人民幻想的幸福的宗教,也就是要求实现人民的现实的幸福。要求抛开关于自己处境的幻想,也就是要求抛开那需要幻想的处境。因此对宗教的批判就是对苦难世界-宗教是它们的灵光圈-的批判的胚胎。

富人的痛苦可以很多渠道纾解,有的选;但是穷人的痛苦就只能求助于宗教的安抚-当然俗世里罗曼罗兰写给“世界简直透不过气来”的苦难时代的英雄传记或许能到来更强更有力的呼吸和更纯净空气来心灵污迹,但是这些痛苦世界里英雄难以接近远不如上帝那么亲近而且全能(某种程度上可以解释美国社会的分裂和反智反理性现象、韦伯后来转变为了理性的悲观主义者-理性的美梦到了梦魇的转变)。

随着理性科学的发展,上帝也从人格神变成了自然神,到了尼采,进一步说的: 上帝已死。上帝带来的这个道德体系已经瓦解了,外部所依仗的终极价值衡量标准没了,人可以跳脱出来成为自己的主人,有了更多的自由但是也就需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自己决定自己的一切,只有强者才能这样,因为弱者才会依附于外在把自己交出去给他人(没有上帝了),从此人成为了萨特说的被判了"自由的无期徒刑”。问题是少数人掌握更多的财富、更好的科学理性教育,上帝也就越加没有吸引力,自然而然的都想成为超人(意志的强者),主宰自己的命运,为什么自己的生命不能永恒了,即使不能永恒怎么确保我的后代可以保持或者扩大这种优势,成为超人之超人了?

可以看到近些年来有硅谷大佬了比如Peter Thiel往身体里注入年轻人的血液的尝试、塞吉·法盖特(Serge Faguet)“生物黑客技术”(炼丹?)等等,富人们将更多钱投入到了永生的科技研发之中The Rich Will Outlive Us All Tech billionaires’ attempts to beat death will not democratize longevity,硅谷和生物科技领域联手的兴起,尝试打造”不死之身“; 著名的传记作者Walter Isaacson最近将要发布的一本书《The Code Breaker: Jennifer Doudna, Gene Editing, and the Future of the Human Race 》,他在WSJ发表的一篇预热文章《What Gene Editing Can Do for Humankind: The new biotechnology called CRISPR offers the prospect of defeating lethal viruses and curing genetic diseases, even as it raises serious moral questions》提到了通过人类胚胎的基因编辑可以避免一些先天性的疾病比如镰形细胞贫血症(Sickle Cell Anemia),有希望可以大大减轻人类的痛苦。但是这样一来,也有人担心这些被“设计”的婴儿可以让富人相对于穷人有了遗传的优势,不仅有财富地位的,将来可能还有身体机能上的。那么极有可能富人相对穷人除了后天在系统结构组织上的优势,可能还有先天上生物优势。

[2020年关于现代经济的一些思考(五)]